茂县山体垮塌后的19个小时:“新老”记者的采访日记[视频]

时间:17-06-26 栏目:如意坊娱乐城官方首页 作者:如意娱乐登陆官方网站 评论:0 点击: 791 次

四川新闻网阿坝6月25日讯(记者 赵立莹 雷兹 摄影报道)今日凌晨3时28分,在位于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的新闻中心,四川新闻网记者雷兹发完当日最后一条稿子,伸了一个懒腰,合上电脑。他起身没走几步,就到了灾害核心区旁边的“大本营”。夜深人静,救援仍在继续,这里成了救援官兵、媒体记者轮流休息的地方。目之所及,雷兹一阵心酸,掏出手机拍下这一瞬间,“凌晨3点半,最暖心的风景”。3时31分,这条图文消息发布在了他的微信朋友圈。此时,他已连续工作了19个小时……

2017年6月24日5点45分,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新村组富贵山山体突发高位垮塌。垮塌方量巨大,约800万立方米,最大落差1600米,河道平面2500至3000米,堵塞河道约2公里。截至目前,有118人失联。

灾情发生后,四川新闻网立即成立报道小组,由常务副总编辑带队,记者兵分多路赶往灾区现场,投入到抢险救援新闻报道当中。这其中,既有资深记者雷兹、周鸿、李春雨、梁鹏,也有刚刚入行的年轻姑娘。昨晚今晨,在救援最前线的赵立莹和雷兹分别写下了他们的采访日记。透过他们的文字,让我们更近距离的了解那些“最可爱”的人――救援者。

我爬上一处乱石堆,正在拍摄消防官兵救援现场情况,突然,数千米高的山上,传来山石垮崩的声音。“快撤!”现场拉响了警报,突然而来的危险,着实让人心中一悸。我们赶紧往下撤,连跳带跑地穿过乱石堆,终于撤到岸边,心砰砰乱跳。所幸山石并未滚下来,但细细一想,让人感到后怕,我第一次感受到,救援工作离危险原来如此之近……

24日上午,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从美丽的羌乡传来: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发生山体崩塌灾害,800万立方米的山石毫无征兆地从山上一泄而下,无情地将还在梦乡中的村庄掩埋,62户120余人被掩埋!消息传来,令人震惊!

上午8点半,接到茂县县委宣传部发来的消息时,“上百人失踪”几个字,一时让我感到无比痛心。如此重大的灾害,让人感到痛心的同时,也让人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,“去灾区”成为脑海中最大的念头。

早上编发第一条灾害发生的消息时,我的手几乎全程都在颤抖。近年来,虽然也参与过芦山地震、都江堰泥石流、康定地震等灾害报道,但这一次,我变得异常“敏感”……

我们不停赶路,希望能早一点抵达灾区,7个小时,终于从成都到达叠溪新磨村。一路上,再一次见识着我们的社会在应对突发灾害时的反应速度和凝聚力:救援车辆和物资不断涌来,国道213线一度快要“瘫痪”。“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”,人们对面灾害时表现出的大爱,让人欣慰。

进入新磨村,我们终于到达核心灾害区域,大面积的山体垮塌现场,让人联想到灾害发生时的“惨烈”。“有没有人?”消防官兵俯身向石头缝中大喊,每一声,都期待着回应,然而,每一次换来的,却是安静。

人们都在期待着奇迹可以出现,救援也一直未停歇。晚上11点多,高原夜已深,空气变得冷起来,但在极为短暂的休整后,又一轮救援工作开始,消防官兵们奋战在一线,在灯光照射的夜色中,那一抹抹橙色,成为最温暖人心的一道风景。

好暖心:穿着短裤进灾区 陌生司机给我递来一件夹克

6月24日早上,成都的天空有些雾蒙蒙的,感觉随时都有下雨的可能,不免让人心情有些低沉。然而,让人低沉的原因却不仅是因为天气,在成都西北方向的阿坝州,一场自然灾害发生了。

作为一名新记者,在我正式入行第33天时,就接到了这样一份紧急任务――立即前往阿坝州茂县叠溪镇灾区进行采访。从接到任务到抵达茂县,一路上的所有经历,注定都将成为我这一生中一段不平凡的回忆。

这是我原定的工作任务,也是看球的“福利”。我拿出相机,开了电脑,一条信息映入眼帘,“突发!茂县新磨村发生山体垮塌 100余人被掩埋”。

此时,采访中心微信群里的消息提醒就没再停过。很快,我就接到信息:放下手中的工作,立即前往华西医院,跟随医疗救援队进茂县采访。

直奔医院!脖子上还挂着中乒赛的媒体证,就飞奔到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,一路上都在担心去晚了错过救援队的专车。还好,我到的时候,两辆救护车和一车救援物资已经准备就绪,五名医疗救援队的医护人员也到达集合操场。很快,就听到“上车,出发”的指令。

就这样,人生中第一次坐上了救护车,我才知道救护车里是这样的构造。“小赵,你穿成这样,到现场怕是会冷哦。”医疗救援队队长胡海看到我的衬衫加短裤担心地说道。

我注意到,此行的其他同行们,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――着装不合适。短裙、皮鞋……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以后,记者们想的都是怎么第一时间能到现场,至于衣服、裤子是否穿得合适,东西带没带齐,在这个时候已经不重要了。

路上的感动 陌生司机给我递上一件夹克

“有纸巾没得?”此次华西医院医疗救援队成员,重症医学科的周琰医生,一边吸着鼻子一边问我,当我把纸巾递给他时才发现,走“硬汉”路线、多次参与灾难救援的周医生,竟然在默默抹眼泪。“想到这种灾难的画面,眼泪花还是止不住。”周琰手中的手机,微信群消息提示不断,内容是医生朋友转发到群里的灾区情况。无论是视频还是画面,都让人不忍卒读。

救护车一路鸣笛而过,其他的机动车辆自觉靠边。快到灾区时,堵车间隙,我们站在马路上,此时,低温并伴随着阵阵小雨,让我直打冷颤。路边站着的前车司机发现了我的窘境,“来,我的这件衣服你穿嘛。”这个好心人姓彭,说着就把他的夹克从车上拿了下来,“都是去灾区救援的,不存在!”彭师傅说。

我看到,他的车里装满了矿泉水,上边还有苫布、铁锹等救援工具。来自陌生人的善意,最让人感动,而在这个特殊的时刻,更是如此。

写下这篇日记时,我依然在前往灾区的路上,这就是我在灾区的第一天。

分享按钮

------====== 本站公告 ======------

读者排行

最新评论

为您推荐